《富春山居图》十年圆合梦

来源:浙江日报    作者:杨建新  2010-03-17 16:26 选择字号:

  一半在浙江,一半在台北,“画是如此,人何以堪”。
  在刚刚结束的全国“两会”上,温家宝总理希望分藏海峡两岸的传世名画《富春山居图》能早日团圆,浙江籍的全国政协委员也提出了让分居两岸的《富春山居图》圆合的提案。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因为拥有同一个梦想,浙江力推两岸《富春山居图》合璧的努力已经进行了十年,在阻碍面前碰壁,又在憧憬中启程,一次又一次努力,只为团圆的那一天……
  温总理的讲话,说出了我们的夙愿。说起《富春山居图》团圆这事,我们已经努力了十年了。
  十年前,我在浙江省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任主任,和同事们曾经想用《富春山居图》策划一次两岸文化交流活动。
  《富春山居图》是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是元代大画家黄公望晚年的代表作,到今天有660年的历史了。这幅画于清代顺治年间曾遭火焚,断为两段,前半段被另行装裱,重新定名为《剩山图》,现藏浙江省博物馆;后半卷《富春山居图》世称《无用师卷》,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富春山居图》的命运,一定意义上也是两岸同胞隔海分离的折射。那时我就想,能不能和台湾的同行们达成某种合作方式,让两岸的《富春山居图》聚到一起?一件承载着太多悲欢离合的传奇故事的国宝,如果哪一天能够跨越海峡实现圆合,那将是何等的文化盛事!
  当时两岸文化交流还远没有今天那样热络和频繁,渠道也不够畅通,一时间无法实现互动。我们只能通过其他方式来弥补,创意了一个“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圆合活动”。既然两张画走不到一起,我们就邀请两岸的书画家们一起来临摹。1999年7月13日至21日,这个活动在当年黄公望《富春山居图》的原创作地——富春江畔举行。当时的中国美术学院院长潘公凯、教授孔仲起、台湾中华艺文交流协会会长史元钦、台湾著名国画家李奇茂等30多位海峡两岸著名书画家联手临摹了《富春山居图》长卷,众人还在原来的位置上盖上了各种各样的印章。最后是中国美院教授王伯敏先生写的跋。两岸书画家合璧临摹《富春山居图》,在当时,也算一件盛事,一时间,媒体报道成了热点。
  但我们还是希望两段画能够跨越时空真正合在一起。浙江省博物馆的《剩山图》可以先送到台湾,然后台湾再把《无用师卷》送到大陆来展出。但是反馈回来的信息都觉得比较难。因为当时的文化交流还没有到今天这种程度。浙江省博物馆把《剩山图》送过去,台湾方面当然愿意,但要把台北的藏画借过来,就难办了。
  2005年,《富春山居图》圆合这件事又旧事重提。那时我已经调任浙江省文化厅厅长,有心想继续推动这件事。浙江省博物馆的同仁们对此也表现出极大的热忱,全力支持这件事情。正巧香港凤凰台驻上海办事处李红梅小姐来跟我联络,说是奉刘长乐总裁的指示希望和浙江方面接洽,能不能促成《富春山居图》圆合?我说我是一百个乐意,说起来当年我还努力过,可是夙愿未酬,假如你们能促成这件事情,我愿全力配合。
  不久我到北京开会,与刘长乐总裁又详谈了这件事,当时我提出来:第一,只要能促成这件事情,推进两岸文化交流,这件事情浙江方面没有任何障碍;第二,我们唯一的愿望是实现双向交流,我希望台湾故宫博物院《无用师卷》也能过来。台湾的同胞希望一睹《富春山居图》的全貌,大陆13亿同胞也同样希望一睹它的风采。后来,我听说刘长乐总裁几次到台湾去努力,带回来的话是:浙江省博物馆的《剩山图》先过去,台湾过来的事先不谈。
  我一直有个心结,就是希望实现两岸《富春山居图》的互动交流,有来有往。交流应该是双向的,单向不叫交流,也难以持久。暂时条件不具备可以等,我们有耐心,但要有个承诺,在适当的时候台北故宫博物院《无用师卷》能赴大陆和浙江省博物馆的《剩山图》合璧展出。
  时间一晃,国民党重新上台执政,我又觉得时机到了。2009年,两岸故宫博物院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合办了“雍正——清世宗文物大展”,其中来自北京故宫博物院的文物有37件。
  在这个背景下,台湾方面不止一次托人带口信和书面来信,想办一个黄公望与《富春山居图》特展,希望能借浙江省博物馆的《剩山图》展出。我当时就表态,这件事情浙江方面过去、现在和未来都没问题,但是希望能和台北故宫博物院实现双向交流。
  而后,台湾的信息陆续过来:
  第一,他们希望大陆能通过法律,免扣押在大陆展览的台湾故宫博物院的文物。言下之意明确表现出他们的担心。担心他们的文物到大陆展出时被扣留。
  一开始他们提出这个问题,我觉得匪夷所思,后来才明白,他们觉得台湾故宫博物院的很多文物本来就是大陆运过去的,他们担心大陆会不会借展览这个机会扣留。
  这个我们想都没想到的问题,对于台湾居然是一个大问题,所以他们认为大陆必须通过一个免扣押文物法,台湾故宫博物院的文物才敢过来。我个人就觉得比较难接受,大陆为此出台一部法律的现实条件也不具备。
  第二,据说,台北故宫博物院有70件文物内定为“限展国宝”,是从来不能出馆的,包括《富春山居图》。那就意味着哪怕你通过了免扣押文物法,《富春山居图》也不能出去,等于说:你过来,我欢迎;我过去,不可能。
  我的想法是:两岸的文物,都是中华民族共有的文化瑰宝和精神财富,是我们共同的祖先留下的宝贵遗产。两岸的中国人都是这些文物的主人,两岸的中国人都应有权利享受这些祖先的遗产。文化交流就是文化交流,不要去掺杂其他的东西。
  针对台湾方面的来函,我们特别回函阐明两条:
  第一,希望两岸的文化交流要双向。台湾的同胞渴望看到《富春山居图》,大陆的同胞更是翘首以待。前不久,浙江省博物馆和台湾中台山博物馆签了一个协议,在该馆开馆之际,由浙江省博物馆提供100多件文物,去台湾联合举办“杭州雷峰塔天宫地宫出土文物珍品展”,这个展览取名为“慰藉心灵的艺术”,就是希望这些中华民族的传世珍宝给今天的炎黄子孙们带来精神的享受。在现实的条件下大陆专门通过司法免扣押文物条款是不现实的。反过来,把这个作为前提,等于排除了台湾故宫博物院文物到大陆展出的可能;
  第二,大陆的海关法律里面有这样的条款,所有境外(包括港澳台)经海关批准暂时进口的货物(包括文物)必须在海关如数清点清楚,在规定的时间里,完成交流任务,并且如数运出海关,一件都不能留下。如果留了一件,就要予以处罚。所以台湾方面完全可以打消顾虑。
  台北故宫博物院艺术委员会主任林百里先生去年曾到杭州,一见面就和我谈这事。我再次表示,《富春山居图》圆合,我们的愿望很强烈,但你们也应该过来,交流双向互动,才能实实在在,行之久远。
  但他表示有难处。
  这个问题也因此卡壳,十年了,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现在,《富春山居图》(剩山图卷)就放在浙江省博物馆武林新馆恒温恒湿的汉斯展柜中展出,陪伴一旁的则是沈周的《富春山居图》摹本复制件。目前,人们只能就此欣赏这件国宝的全貌。但我坚信,这张宝画总有圆合的一天,到那时,两岸的《富春山居图》会一起躺在展柜里,让两岸的同胞细细地端详它无比精美的真容全貌,倾听它无声地诉说悲欢离合的故事。
  (作者系浙江省文化厅厅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