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米《新富春山居图》展出 创作者称非“东施效颦”

来源:沈阳晚报    作者:摄影常晟罡 实习生方舟  2011-10-10 14:17 选择字号:


  昨天的沈城多了些许江南的味道,不仅仅是因为阴雨蒙蒙的天气,更因为《新富春山居图》在辽宁省博物馆的展出。昨日上午10时,由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著名山水画家宋雨桂主笔,与海峡两岸60余位画家共同绘制而成的66米山水画长卷《新富春山居图》亮相辽博1号厅,吸引了艺术界和众多市民前来观瞻,场面十分热闹。一大早就有许多市民在展厅外排起了长龙,进入展厅后大家

  昨日记者在展厅里看到,观赏者沿着摆放长卷的橱窗,边走边看,展厅内观者是摩肩接踵。记者采访了几位看完展览的观众,大家普遍的感觉是太宏伟、太震撼了。市民高辉激动地说:“整幅画卷很有生气,把山水融合在大自然中,同时景色的安排又注入了时代的气息,是一幅既灵动又活性的艺术佳作。”观众于秀娥则认为,古今画家立意不同:“黄公望是600多年前的大师,他笔下的山居图主要表现公元14世纪我国江南的水光山色,林木房舍。天高水阔、安宁静谧是当时画家文人们理想中的世外桃源,属于文人画派。《新富春山居图》表现的是当代的现实生活,展示国富民强的场景,大师宋雨桂笔下的山水与现代建筑浑然一体,在山水画卷上描绘现代建筑,结婚场面,居民生活等现代内容,与古代写意山水画相比,在形态上必然给观者以新鲜感觉。”“画家黄公望生活的时代国家落魄,外敌入侵,他的作品缺乏生机,很暗淡。而新作则展示了一派喜气洋洋的崭新时代。”观众李建军对记者说。

  《新富春山居图》豪放而沉稳、苍茫而精微的画风也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除了画作本身的艺术成就外,所具有的当代主题也获得了观众的认可。受邀而来的清华大学教授李兆顺说:“这幅画意在表现新中国成立60多年、特别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富春江流域的崭新面貌,蕴含了作者对祖国统一大业寄予的祝福之情。”一位耿姓观众也给了这幅长卷极高的评价:“两岸亲情血浓于水,中华文化根脉相同。”

  《新富春山居图》是集体结晶

  宋雨桂昨日在辽博开幕式现场上激动之情溢于言表:“由温家宝总理为一幅画题写引首,这还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一次。这标志着这幅历时一年创作、凝聚两岸书画家心血的艺术长卷大功告成。在这个时候,我的心里只有感谢和感恩。”宋雨桂还告诉记者:“创作这幅画卷用了近一年的时间,所谓主笔,就是创作此画的大部分时间是在沈阳完成的,之后再运到台湾由别的画家为其‘画龙点睛’,让它成为了时代的一个代表性作品。”在宋雨桂看来,《富春山居图》是600多年山水画的一个丰碑,是一座大山。“实际上这个大山已经很高了,我们都是在仰望。因为大山矗在那个地方,我们后人始终是无法逾越这么一座丰碑。”谈到创作,宋雨桂表示,“最初的构思就是两岸的画家来做,填补历史的一个遗憾。”宋雨桂感觉如果是自己一人那一定是做不了的,“我不是有什么畏难情绪,首先我感觉因为黄公望画了《富春山居图》,经过600年后,作为富春江产生了很多历史上可圈可点的一些故事,这样才产生创作这幅画的欲望。可是作为画家来讲都是很有个性的,台湾也有非常多优秀的山水画家,两岸画家如果要画这样一幅画,我相信我们可以共同完成这个重任。”

  在宋雨桂看来,《新富春山居图》的创作,更体现出画家集体智慧的力量。“王明明的线条笔墨给这幅画卷增添了许多诗意盎然的情趣和传统绘画的美感,江明贤是台湾中生代最负盛名的水墨画家,为我们这次创作活动增添了丰富的内涵。所以,《新富春山居图》是名副其实的集体智慧的结晶。”宋雨桂谦逊地说。

  《新富春山居图》绝不是东施效颦

  谈到这幅66米长卷诞生的前后,宋雨桂说,自己画这幅画的第一感觉有点儿是“班门弄斧”;第二个感觉是有点儿“关公战秦琼”;第三个感觉画这幅画最容易掉进一个陷阱就是“东施效颦”。但《新富春山居图》绝不是东施效颦。宋雨桂用“富春江上白了头”来形容创作的难度。去年,他曾3次专程前往考察富春江两岸的秀丽风光,还登临江畔山峰眺望富春江,以及借助直升机从空中观察了解富春江流域的地理布局,在轮船上来回行驶了四次,为《新富春山居图》的创作积累了大量一手素材。除此以外,在创作的思路上,尽量避免掉进前人的陷阱,“比如说黄公望很清高,一清高他心情也郁闷,跟谁也不来往。我们是生活在盛世的艺术家,经历在阳光下,所以我们画出来的东西本身就是阳光的。同一个事物、同一个风景,不同的画家,大家都坐在那儿同画也不可能是一样的,因为每个人的经历等是不一样的。黄公望的作品是水墨的,所以我们就要画色彩的,要让观众看到一幅有别于古人的、寄寓了当代书画艺术家思想感情的今日的富春山水。”

  昨日在辽博,面对这幅堪称史诗般的艺术长卷,无论是书画界的名家还是普通观众普遍感到,《新富春山居图》不仅采用中西合璧的技法,用艳丽的色泽展现了富春山水春夏秋冬的景色变换,还把富有时代特色的铁桥、水坝、游艇甚至现代高层建筑等都引入画中。用宋雨桂的话说:“呈现在大家眼前的《新富春山居图》,是这个创作团队在艺术探索创新上的综合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