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稿

一路奔跑 后来居上

——浙江交响乐团“错位发展”的启示
隗瑞艳 苏唯谦

今年7月,浙江交响乐团用一种令人骄傲的方式纪念了自己5周岁生日:在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第六届金砖国家领导人会晤并对巴西进行国事访问之际,浙江交响乐团受文化部派遣,在福塔雷萨和巴西利亚举办了两场音乐会,受到热烈欢迎。

“演出现场人山人海,在巴西报纸上,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的照片和浙江交响乐团的演出照并排刊发,令人兴奋、难忘。能参与国事访问级别演出,浙江交响乐团用实力证明了5年来选择‘中西合璧’之路是明智之举,我们要坚定地走下去。”8月16日,团长陈西泠在办公室对记者说。

正如浙江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葛慧君指出:“浙江交响乐团圆满、出色地完成了出访巴西的重要演出活动,这是浙江文艺团体迄今所承担的最高规格演出任务。浙江交响乐团充分展示了浙江文艺工作者良好的精神风貌、精湛的艺术素养和严格的队伍管理。”


错位发展,不走寻常路

此时,陈西泠并未忘记浙交5年成长之路的艰辛。他说,用“走过来”似乎不太准确,用“奔跑”更贴切一些。建团之初他们面临太多困难——队伍不齐,经费不多,乐器较差,没有排练场,缺乏观众群……然而通过“跑步前进”,现在乐团累积了30多部保留曲目,全年演出超百场,拥有4000余名忠实粉丝。更可喜的是,浙交已跻身省级一流乐团。

“对基础薄弱的浙交来说,每一次成绩都来之不易。” 2009年7月,浙江交响乐团正式挂牌成立。乐团请来了著名华人指挥家汤沐海任艺术总监,文化部特聘的外国专家、德籍指挥家埃拉胡·冯·艾伦巴赫是首席指挥,驻团作曲则有王天明等。

尽管有大牌支撑,但以原浙江歌舞剧院管弦乐团为班底的演奏队伍,演出经验虽丰富但整体水平却有差距,新聘的年轻人尚未成气候。演奏乐器也不理想,几千元一把的乐器相当于学生乐团的练习用琴水准,浙交在业界更谈不上名气。

现实很严峻。精明强干的团长陈西泠和班子成员,骨子里有着浙商的睿智与气魄——脑子活,抓创新,不按常理出牌,带领团队变被动为主动,长袖善舞,攻坚克难。

经过深思熟虑和考量,浙交决定错位发展,不走交响乐团主攻西方古典乐的寻常路,而是依托丰富的本土音乐资源,从民乐中吸取养分,“中西合璧”奏响独具特色的浙江交响乐。

“确定了乐团定位和艺术发展方向,实施起来并不容易。”陈西泠坦言,起初乐团改编的作品被批评为“民乐和交响乐两张皮”,他们一边顶着舆论和压力坚持,一边积极实践、改进和完善,逐渐形成了上半场是西方古典交响乐作品,下半场是创编自中国民族音乐交响乐的演奏模式,于是鲜明特色和优势凸显。


心系观众 ,念好市场经

这种“中西合璧”的交响乐受到了海内外观众的普遍欢迎。演奏过程中,他们还每每运用各种表演手段与观众互动,现场活跃而热烈。第一次听浙交音乐会的观众裘锦媛说:“这样的交响乐很接地气,让人着迷。它完全不是曲高和寡的阳春白雪,而是以海纳百川的胸怀吸引各层次的人们亲近、喜爱它,既好听好看,又好玩!”

拥有观众,就有市场。经不懈努力,浙交演出场次从第一、二年68、88场,突增至第三年的116场,5年演出478场(其中出国演出17场),观众近50万人次,观众购票率和上座率平均达95%以上。

平均3天一场的频率,还要不断排练新作品,演奏员们像上了弦的发条,不停地排练、演出、排练……

“心系观众,才能赢得市场。我们必须不停地演,才能在市场占有一席之地。”演奏员出身的演出部主任陈余深有感触地说。他笑称自己曾是个“浪子”,但自从当了演出部主任后,瘦了20多斤,如同换了个人。他感叹很累,压力大,但艰辛付出换来收获,挺有成就感。他认为,开拓交响乐市场,培育海内外观众,需永不停步。

据介绍,浙交创建伊始即加紧引进青年人才,现已逐步完成团队的新老交替。目前乐团每年推出的演出项目,一是惠民音乐季,以每年15场至18场的演出规模延续至今。期间,每到周末,浙江音乐厅挤满了来听音乐会的发烧友和市民。二是每年举办暑期动漫音乐会,如《愤怒的小鸟》、《天空之城》等耳熟能详的动漫曲目和现场互动,让孩子们神往又雀跃。

8月16日是周六,记者走进排练厅,演奏员们正在为8月19日开始的暑期动漫音乐会加紧排练,乐队队长许蘭带领大家排练俄罗斯作曲家普罗科菲耶夫的童话交响乐作品《彼得与狼》,一股朝气蓬勃和欢快气息扑面而来。


闯荡世界,主打中国牌

浙江交响乐团在立足国内市场的同时,从未停止过闯荡国际市场的步伐。几年来,该团主打中国音乐曲目赴韩国、法国、瑞士、德国、意大利、奥地利、捷克、德国、西班牙、比利时、瑞典等国巡演,用西方的艺术样式呈现中国内容,展示别样“中国风”。

上海世博会期间,他们先后与挪威、波兰、意大利、瑞典等国展馆合作演出,获益丰厚。他们的敬业和精准演绎,赢得了外国同行的高度赞赏。瑞典著名跨国演出机构PJ演出公司与浙交签订长期合作协议,不仅将所承接的中国内地演出交由浙交,还推荐浙交参与他们在其它国家的演出项目;浙交与日本静冈县爱乐乐团、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爱乐乐团也签订合作协议,不断跨出拓展国际市场的步伐。

2012年浙交赴意大利、奥地利、捷克、德国、瑞典、比利时等国巡演,开创了乐团与民企(吉利控股集团)合作走向世界的成功范例。2013年浙交再次开启欧洲巡演,艺术之路越走越宽,其鲜明的中国特色获欧洲观众的欢迎与好评。

浙交除了受文化部委派,赴德国举办中国文化年闭幕音乐会、赴西班牙参加中西建交40年开幕音乐会、参加“阿尔吉尔国际音乐节”外,今年又赴巴西承担国事访问演出任务。令陈西泠难忘的不仅是为中西两国首脑那场成功的演出,更“嗨”的是在巴西福塔莱萨城市公园的演出,桑巴舞曲混搭交响乐,让火辣的桑巴之国观众大开眼界。当中提琴手王杨与打击乐手李晨啸引领2万多名观众一起舞动时,台上台下顿时沸腾,成了欢乐的海洋……


狠抓管理,锻造团队魂

“现在我团演奏员的平均年龄34岁,比成立之初年轻多了。新生代起点高,职业素养好,后生可畏。”人到中年的乐队首席陈勃评价。

“80后”的中提琴首席王杨表示,浙交是她心目中理想的乐团。而从其它乐团“跳槽”来的大提琴首席肖兴凯看重的,正是这里能更好地实现自己的音乐梦。

之前担任过10年浙江歌舞剧院院长的陈西泠深谙管理之道。如每年一度的业务、工作双考核,通过岗位竞聘和优胜劣汰,激活事业进取动力。岗位一年一聘,工资一年一定。公开、公正、公平,断绝“后门”。“我们招聘乐手的原则,必须具有团队意识和吃苦精神。”陈西泠很清楚打造一支纪律严明、敬业、拼搏团队的重要。

陈余讲述了一段往事:去年1月5日,浙交应约赴上海演出,这是上海东方艺术中心首次邀请除上海交响乐团之外的乐团为“东方市民音乐会”首场演出。而1月4日浙交在宁波演出后,突遇大雪,沪杭甬跨海大桥和高速公路关闭封道。面对意外,团长当机立断,决定连夜从国道赶赴上海。上午10点,观众已满场。而满载心急如焚演奏员的大巴仍缓慢行驶在风雪路上。开场时间已过15分钟,颠簸了13个小时的演奏员才赶到。为不让观众等候,一夜无眠的乐手与指挥顾不上洗漱和吃喝,直接登台,安静等待了半小时的1600名观众报以热烈掌声。演出很成功,乐团返场3次观众才肯离去。家住上海眉州路的资深乐迷林达鑫说,他从上世纪40年代开始听交响音乐会,当天“浙交”奉献给观众的这场演奏,更彰显了音乐的高尚与美好。 故事折射的,也许正是该团追求的职业操守和团队精神。

未来如何发展?构想和规划已明确。比如,要将浙交建设成国内一流乐团,包括有演奏技艺一流、有很高艺术修养、合作默契的演奏家群体,在国内国际享有知名度;管理者要有创新意识,尊重艺术规律并赢得信赖和支持……事实是,目前浙交距一流乐团差距明显。演奏人才结构不理想,人员经费瓶颈效应显现,致使人才引进、乐手艺术修养和视界受到局限等等。当然,这需要上下各方的举措和努力。 浙交自身更是一直在努力。比如,今年他们将眼光瞄向了青少年,组建了一支百人规模的“浙江青少年交响乐团”,这支纯公益的后继人才队伍“培训全免费,学员即便成不了一流乐手,却也能成为交响乐的鉴赏和评论人才。孩子还可带动长辈,等于又开拓了大批交响乐观众群。”陈西泠如是说。

建议使用微软IE5.5或以上 最佳浏览效果:1024*768分辨率 ICP备案:浙ICP备05000050号
总编撰 · 终审:高超云 制作:亿迪安
版权所有:浙江省文化信息中心 资料提供:浙江省文化厅艺术处